Link_Fail

Link_Fail

 
   

【原创】Soulstar

原创注意,估计没人想看原创所以注意避让,看了也别说我怎么竟然敢写原创。

序号是瞎写的…之前没记所以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更新。

 

 

 

 

 

 

 

 

人物设定

伪大纲

 

 

 

 

 

 

 

Soulstar


魂星

 

 


 

01

 

 

 

 

 

 

 

02

 

 

 

 

 

Bird端起杯子喝了一口,他撇开头去看壁炉中的柴火,在咽下嘴里的东西后咬了咬下唇,“你知道你不可能一直都瞒着我。”他笃定地说。
“我在你眼皮底下从来都藏不住东西。”Nil低着头轻声说。
石屋外稍稍起了夜风,穿行在墓地间发出诡谲的嗡嗡声响。Nil把一只眼从胳膊肘里露出来,小心地看了看养父,他眨眨眼,视线中坐在灯光下的Bird满头的黑发像是白了一半。
他想起小时候说过的一句蠢话,那时候才刚刚十来岁,模模糊糊知道了点东西又没能确切地了解,傻兮兮地在生日时向自己的两个父亲许愿,想要能与他们,与自己仅有的家人共白首。
十岁露头的Nil一个字一个字地背出“白首与共”这个他甚至没能来得及理解清楚的概念,逗笑了正驮着他的白鹿与正在切蛋糕的养父。
然而且不论作为遗传产物Nil那一头天生的白毛,他与Bird和the Wather从根本上,就是不一样的。他只是个人类,就算被赋予了一个似乎很了不起的头衔。
他从作为一个婴儿降生于世,一年年成长至今,他会生病,受伤会流血,也会衰老,直到被时间埋葬。
就算他自己就是“时间”。
“我猜我会作为人类存在,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吧。”
最能代表时间的,它能一点点带走的东西。
生命。

 

 

 


把自己从胳膊里拔出来,向后依住靠椅,Nil将后脑勺抵在靠背定上看着天花板,像是要试图拗断自己的脖子。他没有去看Bird对那句话的反应,只是听到了一声突然加重的呼吸。
“你知道你现在又比一个月前老了些吗。”他仰着头说,被迫拱起的喉管在震动中音色有些发涩。
“我已经活了很久了,衰老只是正常——”
“嗨老爹别傻了,你又不是普通的生命体。”Nil打断了Bird的回话,自顾自看着天花板嘿嘿笑了起来,“之前还说你看起来根本没法确定年龄,比起我父亲更像我哥哥,”他就着这个动作又开始玩起了椅子腿,“但是你已经开始长白头发了,虽然不会很明显。”他根本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突然变得话唠起来,“你不该被时间影响的。”
“然后渐渐从你‘哥哥’变成你‘弟弟’‘儿子’‘孙子’吗。”像是被自己逗到了,Bird哼笑一声。
Nil还是仰着头,看不见Bird的表情,对面也看不到他。石屋内又安静了下来,只有椅子腿来回磕碰地面的细碎动静。他能听到Bird端起杯子的声音,喝东西的声音,吞咽的声音,杯子被放下的声音,还有椅子被退开的声音。
他的脑袋被扶住,连着椅子也没法再前后晃着玩了。养父生铁一般的眼睛挤进Nil的视线里,冷而强硬地让他不得不老实坐着,还打了个颤。
关于那双眼,Nil从还是个小孩子时就在想,这大概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不能变温暖起来的东西了。就连冰也会在你冷到极点时变成暖的,而Bird的眼睛永远都像是冬日下的刀锋。

 

 

 


挂钟悄悄报响了十下,Nil坐在椅子中靠在身后人的身上,脑袋被两只手扶住动弹不得,他眼神笔直而涣散地看着不知名处,半张开嘴却许久没有说出一句话。
Bird用一只手盖住了他的眼,弯下身把鼻尖隔着手背抵在养子额上,“你到底在想什么,想做什么,想得到什么,想造成什么。”
“什么都没在想,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不想得到,也不想造成什么。”Nil扯了扯嘴角,最终还是放弃了微笑,“只是我大概马上又要离开了。”
“还回来吗。”
“我不知道。”
洗碗池的龙头没有被Bird拧紧,流下一滴水落入了水槽中。
“我花了三年去确定,又用了六年来证明,我不知道你之前一直在逃避什么,就像我什么都瞒不过你一样,你也从来不能向我藏住什么,
“老爹,老爸,父亲,养父,叔叔,the Field,Bird,随便什么,别给我找继母啊。”
“因为什么。”
“因为我认为我爱你,而你也是。”

 

 

 


“然后……我想做的事就完成了,抱歉Bird,抱歉。”

 

 

 

 

 

 

 

 

TBC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