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_Fail

Link_Fail

 
   

【原创】Ouroboros

 

 

 

 

去年十月写的了,然后就一直坑。

反正是个原创,谁会想看呢。

 

 

 

 

 

 

 

人物设定

 

 

 

 

 

Ouroboros


乌洛波洛斯之吻

 

 

 

很安静的地方,不是吗。
唯一的光源也只是时明时暗,小小的一簇火光,镶嵌在枯枝状的木杖顶端,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壳。
手持木杖高高举起的人停下脚步,借着那仅有的一点光亮将食指比于嘴前,轻轻“嘘”了一声。隐约的咆哮伴着同样隐约的音乐靠近,速度那么快,持杖者放下手臂,火光一闪,一切又安静了下来。
然后有谁毫不遮掩的疯狂大笑在幽暗中四处回荡。
应和笑声般,倏忽之间,各种嘈杂骤然响起,像是傍晚的集市,又像是奔腾的河水,吵闹中一个嗓音庄重却高昂的脱离而出,仿佛神父于清晨咏颂的那无人可解的弥撒。
‘死亡!迷人的迦南之洋!他将降下乳色溪流浇灌这尘埃——圣哉!’
‘百合之泉高悬!圣哉我主!圣哉——燃烧的利剑致以裁决!痛饮这甘甜!’
‘无人可逃!’

 

 

 


身着黑衣的女性拉开硕大的金属门,浅色蕾丝门帘被带起微微摆动,她用指尖撩起耳侧落下的一缕青丝,回过头看向身后的同行者。
同样身着黑衣的男性向前一步,把一直拿在手中的两柄长条物体递过去,脸上竟稍有些发红。
那是两个制作精美的玩具手杖,有着粉色气球制作的杖头和缎带缠绕的杖身,女性接过手杖,理了理气球下装饰着的一些茸羽,把它们藏在了门帘的后面。
“走吧。”女性说,带头走进了门外吞吃了一切的黑暗中。
用黑色围巾遮住了下半张脸的男性看了看藏着手杖的地方,发出了一个奇异的声音后跟着走了出去。
暗金色的大门在他们身后缓缓合拢,关闭时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看不清任何景物的室外,不大却异常密集的雨丝恼人地倾斜落下,他们分别举起自己带出的伞,两下将伞撑开的音效是雨声外唯一的声音。
远处似乎有雷声传来,他们转过一个无形的弯,将唯一的光亮带离了这片黑暗。

 

 

 


“安德,左面那间屋子就交给你了。”女性——或许此时我们可以称呼她为“鸦”了——手臂交叉着从两侧腰间抽出自己的长刀,银亮的光弧在空中划下。
与她同行而来的男性拉了拉围巾,消失在空气中。她于是折过身,迈步走上木质阶梯,迈向仍毫不知情庆祝着什么的目标们。
那灯火辉煌的屋子里,阵阵笑声不时传出。
鸦用一只手轻轻推开那扇并没有刻意关紧的木门,明亮的灯光缓缓漫上她的面颊,那些笑声仍未停止,欢乐的气氛几乎要感染屋外的湿冷天气也变得温暖。
只是那欢乐浸侵不了这位不速之客,她走近屋里,让门扉在身后再次阖上。那些人大约是看到了鸦手中弥散着寒气的刀锋,渐渐安静下来。
“晚上好以及”她兀自走向房屋的深处,毫不理会周围人们已做出的反应,“晚安。”

 

 

 


紫色雪片般的光点在暗色背景中飘落,连接出一道走向诡谲的痕迹。黑色甚至更胜屋外那黑暗的双刀割裂着空气,随着每一次挥击而飘落下那些雪花。
像是听闻过他一般,留在屋子里没有去参与聚会而被他堵个正着的这些人都在尽力避免直视他,安德发出一声极轻的疑问声,并不能说话让他无法问出自己的疑惑。
不过那都不重要。他淡紫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发着光,即便那些人再怎么避免也还是会处于本能地看过来。
这让一切都容易了许多,他咧开隐藏在围巾下的嘴角,执起双刀回旋劈砍中突然消失在那些躲闪的视线里。
对你们即将终结的生命,说再见吧。

 

 

 

 

 

 

TBC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