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_Fail

Link_Fail

 
   

【原创】Dust and Light

 

 

 

 

去年九月写的了,然后就一直坑。

反正是个原创,谁会想看呢。

 

 

 

 

 

 

 

人物设定

伪大纲

 

 

 

 

 

 

Dust and Light

 

黯光

 

 

 

 



 

他奔逃于护墙外,腰间挂有一座城的托付。
攀上山顶后他回头看向那座沐浴在夕阳中的城,赤金的光跳跃在每一座堡垒青灰的石质表面,滑过每一把盈满的弓弦,凝聚在飞出的箭镞尖端。
他的家,他的城,他梦中最美的地方,高大的城墙下爬满似人似兽的可怖生物,利爪尖牙撼动着曾不可摧毁的厚实墙壁,吞噬着他同宗血缘的手足。
夕阳最后的光闪过钟楼的尖顶,他转回头,迈开步子朝远处奔去。
拥有足够强大军队的都城还在更远的前方。

 

 

 


在水潭边将水囊灌满后别在腰间,顺手又摸了摸边上的一支牛角管,里面正装有那沾满城主血液的羊皮纸卷,他看看太阳,辨认了方向后拔剑为自己在灌木中砍出一条道。
挑开最后一丛枝叶,荒漠伴随着炽热暴露在他眼前。他踏进无边黄沙,不远处一只小小的蜥蜴逃避着他的视线钻进沙下。
约莫正午的阳光悬在头顶上方,照耀在黄沙之上几乎让人眼盲。他舔舔开始干裂的嘴角,越过又一座沙包。身后有怪异的沙沙声作响,他停住步伐,双手抚上腰间长剑。
他转身,在视线聚焦前避开了一只散发着腥臭的手爪。长剑出鞘的清脆金属声被兽类吼叫淹没,剑身劈砍下与爪牙头骨碰撞震得虎口无比疼痛。
绊倒又一个妄图扑过来的兽人,他躲闪着跑向前方,松散的沙粒流动在脚下,身后刺耳的啸叫却怎么也无法摆脱。
一片近乎枯死的树林进入他的视线,黄棕的红柳丛可以提供很好的隐蔽处,他将长剑从追上的一只兽人下颚捅上去,金属卡在那巨大的颅腔中一时拔不出,于是他抛下尸首与武器,矮身躲进枯木林中。

 

 

 


随身携带的水已所剩无几,至于食物——早在几天前便已耗尽。借着杀死兽人时被淋上的腥臭血迹,他得以在树林中躲避许久。失去长久以来一直伴在身边的武器只得使用并不趁手的猎刀,躲了这么久终究还是被找到,他弓起身,将刀架至眼前。
饥饿与干渴交加下手中的猎刀仿若千斤之重,天空有秃鹫在盘旋,他双眼紧盯着面前的兽人,这些杂交而出的畜牲们似乎并不知道何为疼痛何为死亡。
黄沙漫天,那风裹着砂砾刀削一般刮过脸旁耳侧,又间杂了几声兽类低吼。他的身上沾满了干枯的血渍,这让那些兽人犹豫着,它们在重新评估自己的猎物。
他握紧领口中荡出的物件,低吟着远古流传而下的信仰,凭借那猎刀割破风沙。
盘旋的鸟发出长啸,惊喜而急躁地飞下,在飞溅的血肉中啄食着难得的盛宴。
红柳枝叶间撒满猩红。

 

 

 


他以一人之力鏖战群兽,脚下堆满了尸块头颅,可仍旧站立的要更多。他的一只眼睛被从额头流下的血糊住,视线中满是赤红。
耳畔被奇异的嗡鸣声占据,体力不支与遍体伤口恍惚着他的神志,童年时那些拗口而迷人的歌谣却在一丝丝溢满胸口。
燃烧的壁炉,牛奶,祖母的钩针与她手掌的温度,苍老的音色诵读着远古的诗句,神像被她摘下挂在年幼时自己的胸口。
‘你若呼唤我,我虔诚的子民’
那些鹫鸟飞扑下来,翅膀拍打的声响格外清楚。
‘我便会来救你’
他垂下手臂,闭上眼睛。

 

 

 


“是你在呼唤我吗,庶民?”
狂风与龙啸,那嗓音在刺耳惨叫中如刀锋一般劈开一切。
他睁开眼,于巨龙喷吐的冷色火焰中望见一双深紫竖瞳,就像他手中握着的龙形神像上镶嵌的那对紫晶。

 

 

 


北方阿尔莫城被兽人围攻的消息小小震动了都城,精锐军队已在路途中。居住于神殿之下最为受到神的庇护的都城居民们走出房屋,双手交握面朝阿尔莫位处的北方,他们心怀悲悯,默默为远方的同胞祈祷着。
都城中央偏向东方的高地上,龙神的殿宇静静矗立在又一轮日出的暖光中。
几位自愿成为奴仆的城民急冲冲跑过殿外的走廊,阳光投下使廊柱的影子一根根滑过他们惊异而恳切的脸侧。
“Lord,那人醒来了。”
悠闲依坐于神座中的黑色神明将手中的书卷稍稍拿开,他看向半跪在台阶下的神侍,放下撑在额下的另一只手。他看着自己忠诚的奴仆,从斑白的鬓角看到稍显佝偻的身形,站起身松开手让书本消失于空气中。
“Vane,”他一步步走下高耸的阶梯,“你想过要回家吗。”
“尊敬的神主,我自愿来到于此侍奉您,这个想法从一开始就未曾改变过。”
“可你老了,Vane。”
“L、Lord您……”年老的神侍抬起头,眼中甚至缓慢溢上了泪水,“您这是要驱逐我了吗?”
而神明只是站在他面前俯下身,伸出一只胳膊稍稍拥住了他的肩头,“Vane,你来到这里之前有自己的家庭,你有家人。”他直起身,手指划过老人的眼角下颚,“他们更加需要你,你离开了三十年,应该回家了。”

 

 

 


他醒来,与浅色的天花板上绘着的一只妖精瞪了好半天眼。
身旁有人急冲冲跑了出去,许久也没回来,他试着动了动胳膊,被绷带束住右臂向他传达了一阵钝痛。揭开被子坐在床沿,他按住额头努力回忆着昏迷前最后看到的东西。
紫色的眼睛。
龙的眼睛。
他睁开眼,握住胸口的神像,站起身满脸惊喜与敬畏相互交杂。
“坐下。”
那个在龙神降临时曾听到过的声音再次响起,他回身,从灰黑雾气中出现的神明甩开长袍下摆坐上一同出现的软椅中,正用那双深紫的双眼看着他。
他于是急忙绕过床铺,满心虔诚地匍匐跪倒在龙神面前,“感谢您的恩赐,我尊贵的神主,我——”
“身体怎么样了。”
他抬起头,看到那双眼中的冷漠似乎有些微减淡,“因为您的赐福,已经无碍了。”
窗外几只鸟雀停在树枝上啾㕤不已,他看着神明的眼睛,直到龙神移开视线去看那些鸟雀。
“去参加下个月的斗兽比赛,然后取得胜利,成为我的新神侍。”

 

 

 


站在训练室里他举起手中的长剑,挥向陪练者的同时脑中却在想着其他东西。
这段时间他一直就住在神殿中,这是一般人都不会享有的待遇,除了龙神身边那唯一的一位神侍。可他虽然得到了神的指定却还未取得真正的资格,这让他受到了不小的非议。
然而那些议论也仅是持续了三两天,虔诚的子民们最终还是信任了神明的选择,他们在远方军队传来捷报的同时为这位新的神侍候补也献上了祝福。
这位陪练也是自愿前来,英俊的骑士眼中满含热诚,剑术精准又富含技巧,是个十分优秀的剑士,而他却放弃了参加比赛的资格来到于此,只为了能帮助神明培育出新的神侍。
世人皆爱戴着他们的神明,这块大陆上最伟大的神明。
也是最后的神明。

 

 

 

 

 

TBC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