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_Fail

Link_Fail

 
   

A Date

给朋友 @(´・ω・`) 迟到的生贺,世界观和人物均属于她,垃圾与无趣属于我。

 

此世界观为微异能+类反乌托邦。

   






 A Date

 





今天是他们第二次尝试约会。

或者说,严格定义的话该说是Clyde第二次成功以约谈事项为由把热衷工作的Lola叫出来。谢天谢地Lola是个绝不会用丝毫恶意猜测他人的好公民,不然这蹩脚借口早该被揭穿了。

一大早Clyde就仔细给自己梳了头发抹好发蜡,又往耳朵后面西装的咯吱窝里喷了点芳香剂,松木味儿的。这套西装他平时不怎么穿,是会议专用套装之一,但是鉴于这个约会的重要意义把它穿出来也算是十分适合的。

按约定Clyde在上午九点来到Lola居住的宿舍楼下,在一群晾衣服的姑娘们小鸟般清脆笑声中朝她们作势掀了掀不存在的帽子,引得又一阵倩笑。Lola下楼时稍微崴了下脚,抬起头来时便已经被Clyde牢牢扶住迈下了最后一节阶梯。

Clyde松开手让女士站稳身子,一本正经地行了个礼开启了他们的一日约会。

当然对外宣称一直都是非正式私下会谈,Lola也是这么相信的,虽然有些挫败,不过Clyde目前也乐于让她这么认为。

 

 

 

路过育民所时几个小脑袋从大门栏杆里探出来甜丝丝地叫着Lola姐姐,又被赶过来的照看员一个个小鸡仔一般拎回去。Lola有些愧疚地向照看员道了歉,在Clyde再次声称她没做错事不知道在内疚什么后被拽着离开了喋喋不休的训斥。

“他们不该叫我姐姐,我们都是平等的不该存在这种身份区别。”Lola颇有些烦躁,这会儿他们都已经在公园的椅子上坐了好大一阵子了。

Clyde正喝着自带茶杯里还有些余温的咖啡,他们刚刚正在讨论关于下一季度经济政策方面的修改想法,没料到Lola还在想着早先这件事。“我们都是兄弟姐妹,都是家人,对吗?”他把杯盖扭紧放回文件包里,得到Lola毫无犹豫的肯定回答后清了清嗓子,“那么他们就当然是你的弟弟妹妹,反过来,他们叫你姐姐难道是不正确的说法吗?那么正确的该是什么?如果你阻止他们叫你姐姐,你是不是在否定你们是一家人——当然我们所有人都是家人。”

一派歪理,Clyde在心里洋洋得意,然而对Lola很管用。

想着的确是这么个理的Lola大约也是口渴了,要来Clyde的茶杯直接喝了干净。Clyde目瞪口呆,Lola开心地笑着把男人拉起来要他陪她吃完午饭后去一个地方帮忙。

“你也太容易开心了吧?”

“这世界那么好我当然随时都能开心起来啊。”

 

 

 

午饭是在集体食堂解决的,当班厨师手艺不错,Clyde偷偷给了Lola自己的两只虾,被女士还回来后义正言辞教育了十分钟。来食堂吃饭的不少人都认识他们,见状都扑哧扑哧小声笑话起两位与平日不太一样的领袖候选人。

Lola对此很是不解,鉴于Clyde还是不打算解释她便也只能不明不白地被行了注目礼,反正好像也不是恶意的……大概。

饭后他们要去的地方是养老安乐中心,Lola每周都会来几次帮帮忙,主要工作是让那些为社会贡献完余力的年迈公民们能接受被照顾。

Clyde和Lola属于两个不相关的社会功能部门,对于这块不算很了解,一路就只是跟在Lola后面看她忙东忙西,期间还拨了下时间让一断腿老头不被倒下来的柜子把脖子也折了。

他看着Lola,而Lola看着一个正挣扎在死神名单上的老人,女性嗓音美妙而柔和,轻声呢喃着祈祷与颂文,可那没用,老家伙还是一点点死过去,最后张着嘴带着没来得及发出的声音跟着死神去了。

 

 

 

Lola垂着眼,看上去倒是也并没有多大的悲伤,她平静以至于十分仪式化地安排人将尸体带走,转眼就又去了其他房间照看别的老人。

有时候Clyde真的想不明白Lola她到底是拥有过于完美地品德还是过于冷漠,自己养的狗被撞死时也是这种反应,看到电视里某地的灾难却又哭得比谁都伤心。

回程路上为了救一个追着球跑上车道的孩子Clyde又一次往前拨了一秒,只是这一秒还不够救下那孩子,当碰撞声响起时他几乎是在叹息。

被撞得血肉模糊滚落在地的是一具女尸,衣着正是前一秒还在他身旁的Lola。Clyde叹着气走过去把被吓到的孩子抱起来,随后向那具尸体伸出手。

Lola像拨开一只茧一般握住那只手站起,地上残留的躯体迅速萎缩灰化了。

他们一同将孩子带回育民所交还给正在寻找这孩子的照看员,Clyde注意到Lola不停在活动被撞击错位过的关节,在心里重新评估了一下Lola的复生能力。

“说实在话,疼吗?”他替女士打开门站到一边这么问了,打定主意被反感的话就立即倒转一秒换个问题。

但是Lola好像对这个问题很惊讶,并且表现出一种十分违和的困惑来,“疼?我不知道我……好像从一开始就很习惯这样了,所以就算你问我感受,我好像真的没注意过。”

 

 

 

“不过我今天听别人说你管我们今天的行为叫……‘date’?”

“没错,”Clyde笑着将Lola送入楼梯口中,“是一个‘data’*。”

感应灯在安静中灭去,Lola回过头,却只能借着二楼的微弱灯光看到Clyde弯起的嘴角,和他在暗淡光芒下微微眯起的眼睛。

“做个好梦,我亲爱的女士。”Clyde微笑着,说着不合时宜的亲昵词句转身离开了。

 

 

 

END

 

 

 

 

 

 

*Lola并不知道这个词具体是什么,只是在模仿发音,而且模仿的很不标准。


 
 
评论
 
 
热度(4)